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房产 > 毛泽东为何决定新中国定都在北京?

毛泽东为何决定新中国定都在北京?

发布时间:2017-12-23 10:04  浏览次数:

  中新网9月28日电距离国庆60周年盛典越来越近,各地喜迎佳节的气氛也越来越浓。凤凰卫视《中国记忆》日前的一期节目,就聚焦新中国成立之时的历史时刻。

  以下为该期节目的文字内容。

  核心内容:再过不久就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纪念了,届时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,将会举行声势浩大的阅兵仪式,相信这也是很多人非常期盼的一件盛事。而时光回溯60年,1949年年初,平津战役刚刚结束的时候,即将成立的新中国定都何处都还只是一个疑问。

  对于新中国的定都经过,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,据说当时毛泽东曾经向时任东北局城市工作部的部长王稼祥咨询,他说,我想听听你的意见,我们的政府定都何处呢?历朝皇帝都把京城不是定在西安就是开封,还有就是南京或北平。我们的首都定在哪里最为合适呢?王稼祥片刻思考之后回答说,能否定在北平。毛泽东要他谈一下理由,王稼祥就分析说,北平,我认为离社会主义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近一些,国界长但无战争之忧。而南京虽然虎踞龙盘,地理险要,但是离港澳台近一些。西安又似乎偏西了一点,所以我认为北平是最合适的地方。对王稼祥的这一番话,毛泽东深以为然。

  1949年3月5号在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,毛泽东豪情满怀地宣布,新中国将定都北平。

  解说:1949年1月31日中午12时30分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部,由西直门进入北平城,开始接管防务。至此历时64天的平津战役胜利结束,北平宣告和平解放。2月3日,北平举行了盛大的入城式。

  谭云鹤:从东郊民巷转到前门,我去看热闹,那真热闹,那部队进城,我们都准备了部队,汽车什么,服装都很整齐。把车都刷了,刷了油漆的。反正真是很神气的,坦克车都是刷了油的。那些学生,那人都挤满满的,两边都走不动,学生都趴在坦克车上,跟战士握手。摇着旗子喊,那真是兴奋极了,兴奋极了。有些外国人在照相,但是我看,有一个地方碰见那个警卫的,不让他照相。我想大概上面没交代清楚,这个照相怕啥,在给我们宣传。

  解说:为了入城式,解放军受阅部队着装一律上棉下单,全是美国翻毛皮鞋,排以上的干部都是美式大衣,团以上的干部大都骑着马,除此以外理发、刮胡子,棉衣也是刷了又刷。还得把军功章都戴上,因为这是接受人民的检阅,要让北平的百姓看着威武、漂亮。

  范济生:我们那时候住北京饭店,我是送,把聂老总送到那叫什么门,箭楼那,他不是一看就可以正南的一条路就能看清。林、罗、聂、彭真、叶帅,那些人都在那儿呢。我是把聂老总送在那个箭楼上,我们就下来了,下来我跟作战处长唐永建,他老是北京,我们弄着个吉普。聂老总也是坐吉普车去的,他现在不用车,后来是我们坐这个吉普。跟着那个部队那样走的。首先进的东郊民巷,这东郊民巷这个非常有政治意义。这真是中国人民,毛主席说,中国人民站起来了,进东郊民巷这是第一声。它过去部队根本不准你进去,当兵的,你甭说部队了,当兵的军人都不能进去。

  我们是跟着那部队走的,在屁股后走,它这个苏联大使馆,大门敞开。那个什么窗子也全部敞开,到了美国大使馆呢,正相反,大门闭了窗子也全部闭上了。

  解说:北平解放后,前线司令部首脑机关的进驻地,就是现在的北京饭店,这座昔日的王公显贵聚集之地,成为了人民解放军的临时指挥所。

  谭云鹤:那时候我们刚进来,就是北平土,土了吧叽的,房子都是灰的,四合院,房子都是灰的,高楼很少。还不如哈尔滨、沈阳的高楼多呢。东西长安街都是平房,二层楼都不多,那个北京饭店七层楼,最高的。所以我们进城以后,全部集中住在北京饭店,北京饭店就是现在中间那一段老楼,七层楼那一段,我们集中住在那。住在那里,还是按部队标准,大宅、中宅、小宅,打饭我们有的到饭店吃饭,我们就打饭回来在家吃,在房间里吃。林彪更是这样,他自己厨师去做,做了给他送到屋里吃。

  解说:曾有资料显示,在解放之初,国民党留置在北平城内潜伏的特务及其外围组织,总数不下万人,当时在总前委的驻地北京饭店,就出过一起特殊的情况。

  范济生:我们在那住的时候,好多外国人还在那住呢,北京饭店的那个副经理吧,从他那就搜出手枪来,他是特务,都已经潜伏下的。我们在的时候就从那弄出来,你说多危险,林、罗、聂他们都在那住着多危险。他整我们的办法是怎么着,天天吃面包,菜很少,其他的东西也很少,就是吃面包。这类面包这家伙嚼在嘴里,一开始吃的一两口还可以呀,时间长了,你吃得再多以后,你不嚼它咽不下去啊。它不是比较有点像吃牛皮糖似的,有点得好好嚼嚼。太阳穴疼得简直不得了,我们这还好一点,饭量小一点,但是也吃着很疼。那些警卫人员吃了饭,吃一次饭骂一次街,吃一次饭骂一次街。什么原因?就这个小子捣的蛋。就那个副总经理那家伙,那时候是潜伏下来的特务,那家伙。把他弄了以后,我们才好一点。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