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要闻 > 一封旧家书架起两岸寻亲路:与台湾亲人失联,

一封旧家书架起两岸寻亲路:与台湾亲人失联,

发布时间:2017-12-15 09:35  浏览次数:

原标题:一封旧家书架起两岸寻亲路:与台湾亲人失联,仍坚持写信十多年

齐鲁晚报讯(记者 范佳)一枚小小的邮票,一湾浅浅的海峡,载着相隔近七十年的乡愁。几十年来,家住菏泽曹县朱洪庙乡赵坝的赵忠啟一家都有一个沉重的心结,为母亲任圣云寻找远赴台湾的姐姐。多年来任圣云不让子女外出赚钱,而是要守住这个偏远村庄,守住姐姐回家的根。几天前,无数泪水终换得好消息:几个月后,这方温暖故土将迎来她失散多年的子孙后辈。

每逢过年

都为姐姐摆上空座

任圣云是1936年生人,她三岁时母亲就过世了,父亲和弟弟也去得早,在很长一段岁月中,比她大六岁的姐姐任圣荣是她唯一的亲人。长姐如母,在吃红薯叶、榆树皮的年代,任圣荣有好吃的总想着妹妹。后来,任圣荣与菏泽曹县的张景阁订了婚。张景阁是黄埔军校第二十一期骑兵科的学生,职业军人。1949年,张景阁带着妻子任圣荣一同前往台湾。

十多年来,从儿子赵忠啟(右二)、赵忠秋(右一)这一代人,到孙子赵国中(左一)这一代人,赵家人一直在寻找台湾亲人的下落。本报记者范佳 摄

太过漫长的思念和牵挂,让任圣云常常以泪洗面,伤了眼睛。为了不惹老人伤心,晚辈们不敢在她面前提台湾的亲人。但每逢过年,任圣云都会在身旁为姐姐摆一个空座,摆好碗筷,盛满饭菜。即使平日简餐,任圣云也常会先给姐姐舀上一碗,嘴里还念叨着:“以前好东西你都留给我了,现在我的给你。”

1986年,赵忠啟和小伙伴在外面玩时,从地上捡到一张纸片,见上面有“台湾”两字,误以为台湾大姨来信了,兴奋地跑回家给母亲看。任圣云抓着这张纸失声痛哭,因情绪太过激动,一病就是一个多月。

这张纸片给任圣云带来了海峡那边的希望,也激发了她要找到姐姐的决心。说找就找,当年只有13岁的赵忠啟从邻居家借了辆自行车,载着母亲,回姨姥姥家和母亲娘家打探消息。人小路远,骑一会儿就要歇一歇,裤子都磨破了。他一天奔波了200多里路,终于从一位远房亲戚的口中得到了任圣荣的下落。

一别成永别

临行带上家乡黄土

第一封信寄出后很快有了回音,看着那娟秀的繁体字,任圣云激动得满眼泪花。

1988年,任圣荣离开故土后姐妹俩首次重逢,令赵忠啟终生难忘。“那年大姨带着三女儿回来,姐妹俩见面就抱头痛哭,哭了足有一个多小时。两人忙着诉说往事,激动得一天都没吃下饭去。”赵忠啟回忆,那次,大姨任圣荣在老家菏泽住了半个月。虽然一别近四十年,家乡的味道却怎么也忘不了。

她最喜欢吃地里种的玉米和红薯,边吃边笑着说:“几十年没吃过了,想得很。”离开故土前,任圣荣在妹妹家门前和母亲坟前各取了一抔黄土带回台湾,红着眼眶对妹妹说:“我年纪大了,若身体好还来看你,若身体不好,看到黄土就想到你了。”

从此,两岸的乡愁又寄托在这一封封沉甸甸的家书之中。然而,2000年之后,寄出去的信都石沉大海,这让一家人心里直打鼓。但任圣云依然让子女写信,在没有任何回复的情况下坚持了十几年。

“最后这几年写信已经不求有回复了,就是为了哄奶奶开心,同时寄托心中的情感。”任圣云的孙子赵国中说,赵家人常随身携带一张任圣荣全家的合影,逢人便问是否认识台湾的人。每当有人问他想去哪旅游,他总会不假思索地回答“台湾”。

守住老家就是

守住姐姐回家的根

从曹县县城一路向南,还需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才能到赵忠啟的家。近些年村里的青壮年陆续走出这个偏远闭塞的小村庄,而任圣云让她的七个孩子坚守这方故土,在她的心中,这是根,守住这里,才更有可能找到姐姐。

1988年的那次重逢给任圣云带来了很大冲击,她看到姐姐的六个女儿都是大学生,而自己家乡这辈人好多都上不起学,文化程度不高。在她看来,有了文化,去台湾寻亲才更容易,兴建一个小学的念头在她心里生了根。虽然家里不富裕,文化水平不高的她却毅然卖了家里十只羊换来近千元,找来儿子中最有能耐的赵忠啟,提出了办赵坝小学的想法。

赵忠啟借了很多钱,又从银行贷了款,赵坝小学在跌跌撞撞中办了起来。多年来,包括赵国中等一批批孩子从这里毕业,走出了不少大学生。但学校一直呈亏损状态。赵坝小学的学费是周边学校里最低的,由于位置偏远,为了吸引好老师来教学,教师工资开得很高。任圣云心地柔软,困难学生家庭找她诉苦,学费就直接免了。她常去学校门口转悠,听着朗朗的读书声,仿佛看到了有文化的子孙后代和去台湾寻亲的希望。

收到寻亲消息

先跑到墓地告慰母亲

2016年,任圣云走到了生命最后的时刻。她临终前托付给子女“两个坚持”:要坚持把学校办好;要坚持把台湾亲人找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