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报道 > 叶帅与粉碎“四人帮”

叶帅与粉碎“四人帮”

发布时间:2017-12-18 18:38  浏览次数:

  叶帅确实打心里很钦佩华国锋的胆略。对华国锋主持解决“四人帮”,叶帅充满信心。其实只要是稍微有点党性良知的人,都会对“四人帮”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,何况华国锋呢?! 

  我们这一代人,经历了十年“文化大革命”,如今都已垂垂老矣!回首这场席卷了中国大地每个角落,震撼了世界的政治风暴时,不同境遇、不同立场的人,都会做出深刻的反省和深思。但无论当年的境遇和立场如何,彻底否定“文化大革命”,如今仍然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识。正因为如此,粉碎“四人帮”,终结“文化大革命”,对我们来说,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。

  粉碎“四人帮”,有一个历史过程,是我党和全国人民,与“中央文革小组”及“四人帮”长期斗争的历史的继续和终结。在这场斗争中,大批革命元勋、志士仁人,还有众多无名烈士、党员和人民群众壮烈牺牲;也有不少人因为极“左”狂潮中的盲动而丧命,特别是那些青年学生。对前者,我们痛悼;对后者,我们痛惜!这一场付出血的代价、血的洗礼的政治风暴,留给我们太多反省与深思。

  首场较量

  就拿我的经历来说吧,这场内乱刚刚发动之时,我也被极左思潮弄得昏头转向,与世浮沉。随着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展开,造反派疯狂地打、砸、抢、抄和“中央文革小组”的反党乱军,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奋不顾身地起来捍卫党的领导,反对造反派冲击党、政、军,他们的行动深深地教育了我,令我开始对极左行径有了怀疑,逐步深化了认识。这种抗争,同样教育和启迪了我党绝大多数高级干部及领导者,使他们逐步认识到“文革”将要带来的劫难,从而奋起抗争,坚决与“中央文革小组”一伙人展开激烈的斗争。所谓“二月逆流”,就是这场斗争的首场较量,其核心是老同志们在政治局会议上首次提出搞这场“文化大革命”还要不要党的领导,应不应该将老干部都打倒和人民军队的问题。

  这个核心问题,始终贯穿在整个“文化大革命”中。记得在“大闹怀仁堂”会议之前,叶帅在政治局会议上当面质问陈伯达,说:“老夫子,你是大理论家,我们是文盲、白丁,上海夺权要成立人民公社,那还要不要党的领导?政体改变了,国体是不是也要改?”叶帅随后当面向毛主席报告了他与陈伯达干了一仗的情况,毛主席接受了叶帅的意见,后来说“还是叫革命委员会好”,让上海把人民公社的牌子取下来。“大闹怀仁堂”事件,老同志们同声谴责“中央文革小组”一伙人的倒行逆施,启迪人们去认识这场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性质。

  庐山会议的复杂方面

  关于1970年庐山会议上的那场政治风波,我觉得应看到其复杂的方面。一方面是林彪等人因“中央文革”对他们所掌控的权力造成威胁,来个“清君侧”,翦除异己,这是无法翻案的;另一方面,也的确有众多的中央委员,特别是老干部们,如最具代表性的陈毅老总等,完全是出于对“中央文革小组”一伙祸国殃民的不满而奋起声讨。还有三位上将,上书毛主席要求处理“中央文革小组”,幸亏周总理冒着风险,机智地保护了他们。庐山会议大有“炸平庐山”之势,确实是因为有那么多的中央委员对“中央文革小组”的倒行逆施同仇敌忾之故,绝不是上了林彪等的当、被煽动起来的。那个著名“简报”的负责人李雪峰等,最终不也证明他们并非与林彪为伍而得到了平反吗?可见庐山会议有其复杂的另一面。

  庐山会议,林彪打错了算盘,以为利用大多数中央委员对“中央文革小组”不满,挟势可以令毛主席就范,却适得其反,引发了毛主席对林彪一伙的高度警惕,下决心要清除他们。他在发表“我的一点意见”之前,深夜召见了叶帅,当面向他交底,把叶帅这只冷冻的棋子又解冻了。毛主席开始布局展开清除林彪一伙人的斗争,先拿陈伯达开刀。党内又掀起了一场政治斗争风暴。

  邓小平复出

  庐山会议以及林彪一伙最终灭亡,对毛主席也是极大的打击,他的情绪一度十分低落,进而有所反思,做出一些举措来纠正“文革”带来的负面影响。这就是邓小平复出的背景。

  记得林彪事件后,邓小平向毛主席写信表达了希望能做点工作的要求,在毛主席召开政治局会议时,叶帅恰好先到了,毛主席把他叫到跟前,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,说“小平来信了,要求做点工作,我看可以在东兴那边做点室内工作”,说到这里,康生进来了,主席不说了,把信装到口袋里去。叶帅意识到主席开始考虑解放邓小平了,但没想到毛主席又把王洪文这样的造反派头头调上来,捧上了天。同时毛泽东也把他器重的老实人华国锋调进中央。王洪文上台,形成了所谓“四人帮”。但毛泽东最终还是没有把党的最高领导权交给“四人帮”,而是交给了华国锋。